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以下为采访概要

2018-11-05 09:18:57

谷歌眼镜团队:穿戴式计算将像智能一样普及 - 谷歌眼镜,Project Glass,谷歌,穿戴式计算

谷歌ProjectGlass团队主管巴巴卡·帕韦兹(BabakParviz)和产品经理史蒂夫·李(SteveLee)接受《连线》杂志采访时表示,穿戴式计算有朝一日将像智能一样普及。

以下为采访概要:

连线:与终成品相比,现在的进展如何?

帕韦兹:我与史蒂夫一起做这个项目已经两年多了,我们做过很多原型产品,终幸运地实现了现在的效果。它仍是原型产品,但我们可以做更多实验,这令我们很振奋。这项技术可以让人们完成一些原本无法做到的事情。我们着眼于很多领域,一是让人们通过更新、更好的方式展开图片交流,二是迅速获取信息。

连线:ProjectGlass是独立产品,还是需要与配合使用?

帕韦兹:现在无法接入蜂窝络,只有蓝牙和WiFi。如果你出门在外时想要上,就需要用到,至少短期内如此。

史蒂夫·李:它终将成为一款独立产品。

连线:其他的基本配置呢?

帕韦兹:它的处理器很强大,内存也很大,存储空间也很多,所以可以存储很多视频和照片,也可以直接获取流媒体内容。由于配备了透明显示器,所以只要你愿意,就可以查看图片和视频,这都是直接存储在设备中的。它还内置摄像头,可以拍照和摄像。它还配有一个触控板,可以对系统进行操作,内置的陀螺仪、加速计和指南针可以自动判断地点和方位。麦克风可以收集声音,小型扬声器可以把声音反馈给佩戴者。另外还有WiFi、蓝牙和GPS。

这是些配置是我们准备为开发者提供的,但不确定面向广大消费者推出时是否会完全一样。

连线:这幅眼镜大概多重?

史蒂夫·李:跟一副太阳镜差不多,三幅眼镜的重量跟一部智能差不多。

连线:你们启动该项目时抱着什么想法?后来发生了什么变化?

帕韦兹:我们初考虑了很多种不同的可能。其中一种是全面的增强现实环境。后来,我们发现这种产品的吸引力逐渐下降。在我们亲身使用的过程中,发现真正有吸引力的是那些不会在用户与现实世界之间产生隔阂的技术。所以,你平时不会有任何感觉,但一旦需要,便可立刻调用——它可以帮你做一些事情,帮你与其他人通过视频或图像建立联系,或者可以帮你快速获取信息。所以我们决定采取现在这种模式,认为这比全面的增强现实模式更有吸引力,至少目前如此。

连线:换句话说,你们放弃了《少数派报告》中的模式,而采用了与日常生活更贴近的方式。

史蒂夫·李:没错,看看我们4月宣布该项目时发布的视频就知道了。我们现在仍然认为这很有吸引力,不会挤占你的整个视野。

连线:用户如何对系统发送指令,比如怎么启动流媒体视频?

帕韦兹:侧面有一个二维触控板,还有一个拍照按钮。系统还内置了麦克风,所以可以发布语音指令。我们已经尝试过这种方式,并且借助陀螺仪、加速计和指南针尝试过不同类型的手势输入。我们现在仍在对终的消费产品使用方式展开实验,这还没有完全结束。

史蒂夫·李:我们还尝试了延时拍照功能,每10秒拍一张照片。我们认为借此进行视频通话比打更方便。而且能与他人分享自己的视角也令人感到不可思议。不仅是发布会上的跳伞视角,还包括生活中很多情景。例如,通过这种方式就可以在购物时更好地获得亲友的建议。

连线:你们通过大范围的测试发现了什么?

帕韦兹:有两点。首先,可以通过图片与我在乎的人交流,捕捉一些其他方法无法捕捉的图片。通过图片,我们的交流增多了,他们可以看到我的人称视角。

另外一个则是搜索,在我们的一个原型产品中,可以直接发出语音搜索指令。简单说,我摸一摸设备,然后问,“中国的首都是那儿?”系统便会将答案呈现在我眼前。这很神奇,你突然感觉自己知识更渊博了。

我现在经常戴着它,但不得不说,它仍然处于实验阶段,经常会崩溃,很多功能也不太好用。我们还要做很多工作才能让它更加完美,让普通人更喜欢它。但作为开发团队的一员,我很高兴。

史蒂夫·李:我喜欢骑自行车,几周前绕着旧金山骑了6个小时。我们的目标就是降低眼镜的重量,避免不适。但实际效果还是超出我的预期,重量完全不是问题。

我戴着它骑车有什么好处?我很享受,可以跟好友聊天,可以见到新朋友,整个过程中根本不用思考技术。但利用延时摄影功能,我拍摄了1000多张照片,有些非常壮观,呈现出珍贵的瞬间。我可以用这些素材制作简短的视频,没人愿意观看6小时的视频,但我的好友肯定愿意通过二三十秒的内容了解我的大概体验。

连线:你看这些照片花了多长时间?如果你要花半辈子搜集信息,再花半辈子整理,那就太糟了。

史蒂夫·李:你的观点很棒。如果ProjectGlass这样的设备能够成功,肯定会产生更多内容,所以管理工具就很重要。

连线:或许这可以成为谷歌本周宣布的机器学习神经络的一部分——你们或许可以利用“谷歌大脑”来查看这6个小时的内容,找出有趣的部分。

史蒂夫·李:没错,我同意,但简单的方法也很有帮助。例如,丢掉模糊的照片,然后寻找那些包含人脸,那些包含风景。这样就可以瞬间将1000张照片减少到二三十张。

连线:你骑车时,是否获得了相关数据?这是否对你有帮助?

史蒂夫·李:我换个例子来解释吧。我经常骑车上下班,有时跟朋友约好到家后见面。我半路上会收到他的短信,知道他要晚到一会儿。这些信息都会通过屏幕显示出来。如果我没有戴ProjectGlass眼镜,就要从口袋里掏出,这很不安全。这两种体验截然不同。

连线:ProjectGlass的一些测试者感觉,当他们跟好友聊天时,有时会被屏幕上的内容分散精力。如何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帕韦兹:我们已经认识到这种情况,我们的目标是不要让某个内容持续分散注意力——比如每过三秒就收到一封电子邮件,导致无法展开真正的对话。我们对可能打扰用户的信息有着很严格的筛选。

史蒂夫·李:我们的目标是提升人们的社交生活,不是炫耀技术。但的确存在着两种可能。糟糕的设计肯定会分神,导致你变得孤立,的设计可以增强社交活动的参与度。

帕韦兹:我们希望人们可以更好地参与现实世界,让他们从台式机和笔记本中解放出来。我们希望让你感觉科技就穿在你身上:眼睛、耳朵和手都很自由,但如果你需要,随时都可以使用科技。

连线:我感觉你们似乎意识到不用手也能拍照带来的根本性差异。

史蒂夫·李:没错。我们很早就意识到摄像头的重要性,但等到我们走出实验室,与亲友一起展开实地测试时,才真正看到不用手拍照的强大威力。由于可以更好地了解彼此的生活,这也拉近了团队成员之间的关系。我们已经公布过同事塞巴斯蒂安·特龙(SebastianThrun)与儿子一起嬉戏的照片,这充分体现出这款产品所能捕捉的照片和瞬间。

连线:你们的发布过程为什么分成了两个阶段?

帕韦兹:我们希望能够借助开发者社区的帮助推动这项技术。2013年,我们将推出开发者版,并希望此后一年内可以推出消费者版。这是我们目前的希望,我们会努力达成这一目标。

连线:开发者版为何售价1500美元?

帕韦兹:我们希望制定合理的价格,方便开发者接触。但我们的目标是大幅降低消费者版的价格。

史蒂夫·李: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将它视为一款高端产品。

连线:也就是说,消费者不用花1500美元,但也不至于像一副太阳镜那么便宜?

史蒂夫·李:不可能是49.99美元,这取决于我们为一款高端产品赋予的价值,以及对外展开的宣传。

连线:这款产品离大脑很近,是否存在辐射问题?

帕韦兹:我们整个过程都很重视这个问题,目前的辐射水平远低于。使用时,需要与很远的基站通讯,但使用该系统时只使用短程电波。根据我们的测试,辐射水平低于所有标准。

连线:你认为这种技术终会像智能一样普及吗?

史蒂夫·李:是的。根据我们的预想,今后3至5年内,当你看到有人低头看时,会感到很反常、很古怪。穿戴式计算将会普及。

方管价格
岩棉保温板
挡车立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