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这几年搜狐的管理越来越下沉

2018-10-28 12:24:58

核心提示:管理无非就是一件事。经过大的冬天,谁都说张朝阳是死的。可活得久的还是我。

我这人心理上有过很多沉重的包袱,但我吸收了很多东方的智慧,才导致今天依然能够坐在这个位置上,而不被干掉。

从1999年到2002年,我面对的是西方沙文主义。那是一种西方百年商业成功所总结出来的一系列MBA教材,它对于中国是居高临下的俯视,对中国现实中存在的复杂性和博弈性没有真正理解,往往显得粗暴、武断。当时我没有任何的商业经验,面对这样俯视的挑衅,就像是学生面对先生,被尺子抽了一顿。我的董事说一句话,我都要特别认真地对待,担心说着说着就会把我的CEO说没了。

到现在,搜狐董事会就剩下一个外国人,其他的都走了。这当然是我争取过来的。

在年,我是可以比较自由地施展我的管理哲学的现在几乎可以算是我自由的时候了。但之前,我不能施展,处于狼狈的状态,2001、2002年我是被推着走的,这个人要离职了,那个人要招聘了,一天到晚各个部门需要我具体去管。

这几年搜狐的管理越来越下沉。

管理无非就是一件事经过大浪淘沙,把公司里聪明能干、有品德的人放在正确的位置上,并且让这些人看到公司的希望,愿意拼命地工作。这样的话,我才能自由抽出身来,隔一段时间挑一个主题跳进去。比如说,我在2005年、2006年尤其2007年关注技术和产品,就会跟很多技术人员讨论问题。比如在奥运期间做宣传,我就会跳出来当。

我希望我不是一个瞎忽悠的老板。我言而有信,就像商鞅,说你把这根杆子扛过去,我就给你金条。我有特别温和的一面,也有特别理智和冷血的一面,我冷血起来特别冷血。不过,近几年,我认为我性格里有点宽松的、柔和的、像水一样的东西,这些方面不适合公司的发展,所以我安排手下有些人比较强势,弥补一下我的温和。

没人能真正了解我。我觉得自己很适合做特工,给人的感受特别隐蔽,不愿别人了解我。就算现在,我觉得我已经说明白了,还是不可能跟你和盘托出。

我曾经面临人生的刀锋。从1999年到2002年是我人生的噩梦。那几年过得比较惨人都彻底凉了,头都要炸了的感觉,每天睡不好觉,每天到公司都特难受,还要装作跟正常人一样。那时我身心憔悴。从2002、2003年开始,我逐渐着手医治创伤。

我看了很多书。但不看小说,不看任何臆造的东西,只看已经发生过的事情。一开始,我看心理学、社会学和西方经济学。过度分析自我,结果搞得走火入魔。直到2007年,我内心深处发生了一场革命我接触了佛教的精神和释迦牟尼的思考方法,觉得它更能反映人类大脑的工作原理。它让你停止思考,因为思考本身就是问题所在。后来印度的东西又让我茅塞顿开,我看了克里希那穆提(注:世界着名性灵导师)的书。到了2008年,我真正从过度分析自我中恢复。

这么多年来,我把很多时间花在了解我自己上。你也可以说,我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或者说,自由主义者。我通过自己的思考,把所有的价值观都打破了包括自我。我没有自我,我努力消除自我。

当然,我肯定是入世的,在董事会上不会大谈佛教。在入世的层面,我追求人生的掌控和效率,但在精神层面,我强调空性。《孙子兵法》牛的一句话就是走为上。这么多年来我一直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我就是以出世的态度入世,就跟打高尔夫球一样,没有精神负担,就是好玩。

长期以来都有人说我肤浅、作秀,但这是我的一个活法。

在企业界,我可能有点非主流,不扎堆。老实说,那些人的味儿我都不喜欢。我是个对气味非常敏感的人。

有时候我会想,如果10年前,命运没有安排我们这批人进入互联,我们会去干吗?我肯定是离经叛道的人,肯定会创业,因为生意是给人以自由的。(文/张朝阳 来源:IT时代周刊)

洒水车厂家
铝窗花价格
硅藻泥电视墙效果图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