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数百家医院卷入葛兰素史克案一工商局人员涉

2018-11-05 10:16:00

数百家医院卷入葛兰素史克案 一工商局人员涉案

中国警方近日披露,大型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GSK中国”)涉嫌商业贿赂案,取得新的进展。

多名涉案GSK中国高管接受警方问讯和采访时称,2009年以来,为完成在华销量增长指标,公司专门成立“大客户团队”,组织、赞助各种学术会议,通过会展公司、旅行社,以“车马费”等形式,重点向全国数百家三级和二甲医院主管副院长、药剂科长行贿。

今年7月上旬,公安部通报,GSK中国为达到打开药品销售渠道、提高药品售价等目的,利用旅行社等渠道,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行贿。

据新京报了解,包括GSK中国“四大高管”在内,至今已有40余名药企和旅行社工作人员被警方立案侦查,其中,北京市某区工商局1名公职人员涉案,已被长沙警方带走调查。

7月上旬,郑州警方对GSK中国郑州办事处18人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郑州警方调查发现,销售代表进入GSK中国后,公司会进行专门的业务培训,核心内容是“客情维护”,即如何与医生搞好关系。

GSK中国销售代表被查证利用“带金销售”,向医生行贿,药价近一成返给医生。贿赂成本助推药价高涨。

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讲述

“近千万预算大半用于行贿”

“2009年之前,GSK中国销售业绩平平,年均增长幅度18%左右,没有突破过20%。”黄红回忆。

作为GSK中国公司高管之一,她认为,高增长背后,有复杂的原因。

“大客户团队”重点公关副院长

黄红,女,被中国警方控制前,担任GSK中国企业运营总经理。

黄红曾有医生执业经历,入职GSK中国早期干过销售代表。

黄红回忆,2009年,GSK中国新总经理马克锐到任,“要求不计代价实现销售指标增长”。

马克锐认为,要实现销售增长,GSK中国需要更多药品进入医院和医保目录。因此,医院分管药室的副院长、药剂科主任,是关键性人物。

GSK中国“大客户团队”在此背景下成立。2009年,黄红接手“大客户团队”。

“大客户团队”主要工作,是与医院进药关键人群建立关系,重点覆盖数百家三级和二甲医院。

8月30日,黄红接受采访时称,很多区域医保对销量大的药品用量年底会有限制,“如果处理好(与副院长、药剂科主任的)关系,限制不会太大”。

“公司集体行动”创销售奇迹

“送课上门”,是“处理好关系”的一种方式。

黄红解释,GSK中国会组织、赞助各种学术会议,邀请医院副院长、药剂科主任参加,或与重点大学合作,单独为每家医院设置医药课程,“送课上门”,提升医学水平和管理能力,同时推介GSK的药品。

要建立关系,完全靠学术会议,行不通。

黄红解释,医药大客户的市场营销和推广,行业人尽皆知的秘密是,“除了让与会者获得学术技能提升,还能得到个人好处”。

于是,每次学术活动中,除学术会议外,医药公司会安排旅游,或者赠送高价礼品,尤其国际会议,有的“车马费”直接给与会者现金。

长沙专案组民警透露,车马费等账面处理为“公关费”,一般通过旅行社走账。

黄红说,GSK中国“大客户团队”类似“公关费”每年预算近千万元,其中大约三分之一真正用于学术会议,另外的则用于车马费、礼品等行贿。

一组数据显示,GSK中国“大客户团队”成立4年后,GSK销售额增幅平均每年达到25%。

2008年,GSK中国销售额20多亿,到2012年这一数字增至72亿,“整整增长了3倍,年均增长25%”。

“如果不是一个公司集体行动,光靠销售一条线,那是办不到的。”黄红说。

“默许行贿等不合规现象”

多名接受采访的GSK中国高管称,近年销售额高增长的背后,是GSK国际部制定的异常严苛的销售增长指标。

“整个行业年均销售额增幅在18%至20%,但是公司下达的增长指标为25%,超出行业至少5个点。”黄红说,公司所有部门为销售增长服务,相配套的则是上不封顶的奖金激励制度。

“去年,GSK中国一个销售代表,光销售奖金就拿了40多万元。”黄红透露。

GSK中国公司规定,员工一切行为遵守国家法规,严禁对医生、政府官员有现金往来,餐费不能超人均规定标准,不能送礼。

“果真这样操作,基层销售员,举步维艰。”黄红说,在高销售指标和高额奖金刺激下,一些销售人员以身试法,做一些“不合规”的事情。

黄红自称就此问题曾当面向老板反映,“指标非理性,难免会出现不合规行为,老板的态度模糊,只说要尽量合规。”

多名高管证实,近两年,GSK中国内部审计曾发现多起“不合规”案例。比如,在河南郑州,内审部门发现,“销售代表造假发票、假消费单,从公司套取现金,再给医生行贿;销售代表造假销售流向单,骗取推广费。”

“但公司内部对此类案例通常采取纵容态度,对高管,没有任何处罚措施。”

黄红认为,在“销售为王”的企业策略下,医学部也好,法务部也好,合规部也好,公司的任何部门都要支持实现更高的销售目标。虽然公司也有审计等监管制度,但往往是走过场,或有意不查。

一家跨国会计师事务所的高层表示:“调查发票和费用,你会发现所有这些看似都合法。当高层合谋时,问题就更难被发现了。”

-其他情况

高层涉嫌受贿有时被送金条

“GSK中国是双向贿赂链条,一边是以公司名义大肆行贿,一边是部分高管大肆受贿。”办案民警说。

警方已固定的人证和物证显示,GSK中国公司各部门的高管和中层,还存在收取贿赂的情况。

黄红除了分管“大客户团队”,她还负责管控市场、招投标及商务团队。据初步查证,黄红利用GSK中国公司企业运营总经理的职务便利,涉嫌先后收受相关业务单位所送黄金等贵重礼品价值100余万元。

黄红供述,一些药品经销商为了获得新药经销权等,即使与她没直接业务往来,逢年过节亦会上门送礼。“大多是品,有的也送金条。”

除了经销商,一些会务供应商也会进行贿赂。

作为康辉旅行社的全资子公司,康辉会展上海有限公司2008年成立后,即开始承接GSK中国的业务,尤以年会为主。

根据GSK中国内部规定,任何一个预算超过200万的会议,均由采购部负责从“优选供应商”安排竞标,终由采购部和使用部门协商决定。

王建明系康辉会展上海有限公司总经理。他说,在会展界,作为供应商,也有向客户员工给钱的一套“不成文标准”。“GSK中国是旅行社的大客户,会展业务量很大,给钱搞好关系,可以争取竞标的机会。”

警方初步查证,GSK中国采购部总监邱碧琳,涉嫌收受康辉会展上海有限公司等单位现金和实物贿赂,金额超过250余万元。另外,从采购专员到公司高管,GSK中国还有多名人员涉嫌收取贿赂。金额从40多万到两百多万不等。

原标题:数百家医院卷入葛兰素史克案一工商局人员涉案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推拉力计
景观仿木护栏
大棚遮阳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